项目:中国园林古建中的石窗石花窗艺术

石窗作为建筑中与人接触最多的构件,它也就成为装饰的重点和艺术表现的重点。如果说眼睛是人们心灵的窗户,那么窗户就是中国古典建筑的眼睛。世界著名的建筑大师贝聿铭赞叹道:中国的窗子不仅有着实用性,它更是一门艺术、是一种文化。
窗的材质多以木头材质为主,然而发展到明清之际,石窗艺术在江南一带兴起,为“窗”之家族添上了绚丽的一笔。石窗又称石花窗、石漏窗,一个“花”字,让人对它的艺术性浮想联翩;一个“漏”字,又让人对其通风透气采光等的实用性管窥一斑。中国古典建筑往往是审美与实用并具的,石窗即是其中的典范。浙江是石窗艺术的重镇,观察浙江石窗,对石窗艺术则可有基本的了解。

环境因素
任何民间艺术都受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影响,石窗也不例外。浙江是沿海地区,多雨、多台风,一般的木质窗户在浙江地区极易腐烂变质,石窗在避雨防腐方面有着木窗不可替代的优势,在防火、防盗等方面也比木窗实用;浙江是多山的丘陵地区,有着丰富的石材,石材的开采与雕刻有着悠久的历史;此外,浙江又是当时中国经济、文化最繁荣的地区之一,商贾云集、人文荟萃,人、财、物都具备,石窗也就应运而生了。
石窗的石质,在浙江地区大致有这样几种:一是红石板,亦称红砂石,石质软韧细腻,便于雕刻,但容易风化,色泽粉红,非常醒目漂亮,三门湾蛇蟠岛等地多有出产;二是灰白色石质,质地较红石坚韧,风化性要好于红石,出产于温岭长屿等地;三是青石,色泽淡青绿,坚韧细腻,抗风化、耐腐蚀,宜于精雕细刻,新昌西坑等地有产。

布局造型

栏杆
石窗最多的是用在外墙面的下半部分,也有用在上半部分的,多以横式作为窗户栏杆,有些内墙面也用石窗,但较少。石窗多单独制作镶嵌,有些地方外墙下半部分常常以整块石板制作,石窗就有在石墙上直接雕刻的。一窗一景,景景不同,给单调的墙面平添了几许生气。
石窗以长方形为最多,还有方形、圆形、拱形等。长方形的石窗一般以直式为多,横式次之。石窗窗心的形态更是多样,窗心有不分层的,也有分层的,分层的多分为二层或三层。分为二层的,多有主次之分,或上大下小,或上小下大,大的部分作主题纹饰,小的部分作辅助纹饰。分为三层的多以中心一层最大,上下两层大小对称。不分层的或作一整体雕刻,或在中心作一主题雕刻,四周围绕各种装饰。中心雕刻的形状有非常多的变化,或方或圆,或扇形,或瓶形,或多角形,不一而足。中心雕刻使石窗主题更加突出,在装饰上又增添了变化,在视觉上更加丰富。

栏杆

图案题材
石窗的图案变化多端,有纯几何纹样组成的图案,有吉祥字符组成的图案,有自然纹样组成的图案,也有各种纹样相结合的图案,或朴实大方,或精致华美。
几何纹样用横、直、斜、曲的线条构成,有着复杂的变化,几难以命名。一般可见的有直条纹、横条纹、格纹、点线纹、圆圈纹、水波纹、回纹等。石条直棂窗是最简单的石窗,直棂窗形式古老,因其实用,千年以来在民间沿用不绝,在石窗上也有所反映。用横条和竖条按一定规律组合在一起,周围嵌以简单雕饰的“步步锦”纹,也是常见的图案。
吉祥字符有“福”、“禄”、“寿”、“喜”、“d”(音万)、“状元及第”、“三星在户”、“寿考维祺”等。字体则楷、行、篆、草,潇洒自如。“寿”字是其中变化最多的,往往被图案化、艺术化,变成了一种吉祥符号。“d”字在佛教中意为“吉祥之所集”,很早就流入中国,唐武则天时规定读作万字。“d”字作为吉祥幸福的象征,为民间所喜闻乐见,石窗雕此图案极为广泛,变化也多。有一“d”字的,有双“d”字的,有四“d”字的,有五“d”字的,或正交,或斜交,极富装饰意味。
器物类纹饰有暗八仙、八宝、杂宝、古钱等。暗八仙指八仙手中的8件兵器,分别为汉钟离的掌扇、张果老的道情筒、韩湘子的花蓝、铁拐李的葫芦、曹国舅的尺板、吕洞宾的宝剑、蓝采荷的笛子、何仙姑的莲花。八宝则指佛教中法螺、法轮、宝伞、华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8样宝器,杂宝则有犀角、宝杵、珊瑚、绣球、火珠、银锭、方胜等,此类器物都为吉祥之物,寄托了人们的美好愿望。
动植物类纹饰有龙凤、狮子、喜鹊、蝙蝠、松、梅、石榴、灵芝、蔓草及各色花卉等。动植物类纹饰常常将动植物的各种形象还有其他文字、器物组合在一起加以表现,如“双龙戏珠”、“凤穿牡丹”、“狮子衔剑”、“喜鹊登梅”、“鹿衔灵草”、“封侯(猴)挂印”、“五蝠捧寿”等。
人物类纹饰则取材自神话传说、戏曲故事、劳动生活等,有“八仙过海”、“刘海戏蟾”、“福禄寿三星”、“和合双仙”、“渔樵耕读”、“婴戏”等。此类纹饰形象复杂,较难表现,因此作品较少。栏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