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樾门楼群是研究封建文化的活化石

棠樾牌坊群是研究封建文化的活化石,走在棠樾牌坊群的甬道上,循着牌坊形成的历史脉络,感觉到它成了徽州的历史见证,牌坊群的形成过程似乎就是徽商形成、发展、鼎盛和衰落的缩影。有意思的是七座牌坊并未按建造时间排列,建于明代的鲍灿、鲍象贤祖孙牌坊都属于“忠”字坊,一个打头,一个殿后,一脉相承,如同一本保存完整的宗谱。

棠樾牌坊群位于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歙县郑村镇棠樾村东大道上。共七座,明建三座,清建四座。三座明坊为鲍灿坊、慈孝里坊、鲍象贤尚书坊。鲍灿坊族表明弘治年间孝子鲍灿,坊阔9.55米,进深3.55米,高8.86米,建于嘉靖年间,清乾隆年间重修。近楼的栏心板镌有精致的图案,梢间横坊各刻三攒斗拱,搂刻通明,下有高浮雕狮子滚球飘带纹饰的月梁。四柱的嗓墩,安放在较高的台基上。乾隆下江南时曾誉棠樾村“慈孝天下无双里,衮绣江南第一乡”。

石牌坊
棠樾牌坊是皖南牌坊中最有名的一处。它是一个徽商家族,在明清两个朝代400多年时间里,树起的家族丰碑,封建时代崇尚的所有道德礼仪标准都物质化在牌坊里,气势和风度之盛可谓是震人心魄。村内七座牌坊(明代三座,清代四座)逶迤成群,古朴典雅,从西到东首尾照应,无论从东向西或是从西向东数起都是按“忠、孝、节、义”排列,以“义”字为中心。而每一座牌坊都有一个情感交织的动人故事。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时候,曾大大褒奖牌坊的主人鲍氏家族,称其为“慈孝天下无双里,衮绣江南第一乡”。

棠樾牌坊群是明清时期建筑艺术的代表作,建筑风格浑然一体,虽然时间 跨度长达几百年,但形同一气呵成。歙县棠樾牌坊群一改以往木质结构为主的特点,几乎全部采用石料,且以质地优良的“歙县青”石料为主。这种青石门楼坚实,高大挺拨、恢宏华丽、气宇轩昂。到了明清两代,石雕牌坊建筑艺术也日臻完善。建筑专家们认为:棠樾牌坊对研究明清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及建筑艺术和徽商的形成和发展,甚至民居民俗都有极其重要价值。

在封建社会里,为了表彰在“忠孝节义”等各方面“功勋显赫”的官员,为朝庭兴旺作出的“杰出贡献”,当朝政府常常批准在这些人的故里村头,修建“功德牌坊”,借以号召人们以此为榜样报效朝庭,棠樾牌坊群。
明坊3座是:慈孝里坊,鲍灿孝子坊,鲍象贤尚书坊。前二坊为卷草型纹头脊式,后一坊为冲天柱式,3坊都是4柱3间3楼。慈孝里坊上面镌刻“御制”、“慈孝里”字样,是旌表棠樾人鲍寿孙和他的父亲,即“父慈子孝”的牌坊。该坊通面阔8.57米,进深2.53米,高9.60米。整个牌坊典雅古朴而厚重。明3坊其结构、规格基本相同,只是雕刻内容从粗犷简单的花卉到精致繁缛的鸟兽,有所不同。

徽州牌坊文化的兴盛,徽州牌坊无论是进士牌坊或公德牌坊,棠樾牌坊群我们都能看得到徽州人于商界于政界的辉煌和荣耀。但贞洁牌坊,让我们知道,在徽州人成功的背后,又有多少徽州女人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据徽州俗例,男子到16岁就要出门做生意。“徽人不蹲家,经营走四方”。而徽州人又有早婚的习俗,不少人十二、三岁就得完婚,然后出门经商。有时需要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返乡省亲。对此,徽人胡适曾回忆说,当地有“一世夫妻三年半,十年夫妻九年空”的说法。有一首《黟山竹枝词》这样写道:“少小离家动别愁,杭州约伴又苏州,妾心难逐郎心去,折柳年年到白头。”“折柳”是赠别或送别的代称,徽州商人妇“折柳年年”直到悠悠白头。她们在高墙大院内,在绘画绣花里,在对丈夫的思念中,计算着丈夫离家的日子,憧憬着丈夫归来的时光,凄凄惨惨走完自己的一生,用自己的青春,用自己的幸福,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一座贞节牌坊,换来族人的脸面和外人的褒扬。烈妇贞女、婆媳同孀、殉夫自缢,多少座贞节牌坊竖立起来,多少个鲜活生命黯淡下去。在这每一座贞节牌坊中,有谁考虑过徽州女人的所思所想,以及他们的呐喊,她们的呻吟。

石牌坊

徽州建筑有三绝:民居、宗祠、牌坊。而牌坊又分为三类:进士坊、公德坊、贞洁坊。
一、徽州牌坊进士坊;由于徽州地区地狭人稠的生存缺陷,徽州人大概从东晋起,就远贾异乡,奋迹商场了。在商海搏击的同时,徽商注重教育和读书,走了一条“商而儒、儒而仕、仕而光宗耀祖”之路。进士坊是当时徽州科举记录的见证。在当时的徽州,“十户之村,无废诵读”,在明清两代,徽州人在科举上的建树令世人刮目相看。从1647年到1826年,徽州府产生了519名进士,在全国科举排行榜上名列前五到前六。“连科三殿传,十里四翰林”,“一门九进士,六部四尚书”之类的科举故事不胜枚举、从那些进士石门楼的飞檐翘角中,我们仍然能感觉到徽州人经十年苦读而金榜题名的神采飞扬。
二、徽州牌坊公德坊:在我翻阅的有关徽州的书中,有”公德牌坊”一说,但无关于“公德”二字的解释。在《辞海》中,“公德”一词有两个含义:1、功业和德行。2、佛教用语,指诵经念佛布施等,也指为敬神敬佛所出的捐款。我理解,徽州的公德牌坊,应该是应该是用功业和德行来解释的。本枚邮票上的牌坊(或称牌楼),就是一座公德牌坊。在《集邮》杂志2004年6期第10页的文章中,已将此徽州牌坊的来龙去脉介绍的清清楚楚。

我想给大家说得是同样鼎鼎有名的徽州牌坊“许国石坊”。“许国石坊”在歙县县城徽城镇的闹市区,俗称“八角牌楼”,是历任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内阁显臣许国于明万历12年(公元1584年)所建。相传许国年轻时曾做过教书先生,他的许多学生都做了高官,但许国本人却对功名视若烟云。在许国38岁时,适逢明嘉靖44年(公元1561年),京城又要开考,学生们劝许国去京城应试,许国说,我得了功名,不就占了你们的名额了吗?我要让着你们啊!学生说,老师千万别和我们客气,您要是中了,我们就给您造个八角石门楼。许国在自己的学生的劝说下,进京应试,果然中举,从此官运亨通,青云直上。数十年之后,身为三朝元老的许国衣锦还乡,他的学生们也不食言,纷纷出资为许国建造八角牌坊。因八角牌坊只有皇家亲王以上才可以建筑,一般臣民都不可违制建造。许国面对学生的这一举措左右为难,最后只好采取先斩后奏的办法,等待皇上裁决。幸亏万历皇帝对许国这位重臣喜爱有加,也就默认了这座违规建造的牌坊。另外像在歙县雄村的曹氏“父子公德坊”,歙县唐模的许承宣、许承家的“同胞翰林坊”,无一不在向人们炫耀着徽州牌坊主人那辉煌的身世以及带给族人的荣耀。

相关资讯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