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牌坊的集体组合和规模发展

石牌坊的集体组合和规模发展
随着石牌坊内涵越来越丰富,种类越来越繁多,功能越来越多样,用途越来越广泛,石牌坊在社会生活中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人们建造的牌坊的数量越来越多。及至明清牌坊文化进入极盛期后,石牌坊的发展又在原来的基础上出现并形成了一种新的趋势,那就是集群组合,规模化发展。在许多地方,石牌坊已不再是孤立地单个地出现,而是在方圆数百米乃至短短的几十米之内,三五成群、成队地高密度出现;在一个范围不大的县、乡、镇地域内,乃至一个小小的村庄里,在方圆十数里、数里的一个都市、省城、府城、州城内,牌坊多个体、 多群体、成组成片、数十座乃至数以百计地密集出现。从而,出现了许多蔚为壮观的牌坊群、牌坊园、牌坊乡、牌坊城。这些牌坊群、牌坊园、牌坊乡、石牌坊城的出现,是中国古代石牌坊文化发展繁盛至极的突出表现,成为中国传统文化蔚为壮丽的一大奇观,为中国传统文化增添了无穷魅力和更加夺目的光彩。石牌坊的集体组合和规模发展
牌坊

从石牌坊建筑的起源与发展我们可以看到除了空间划界的实用功能之外,人们通过在不同环境空间的建 在石牌坊建筑形成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其中有不少是为纪念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而立的。这些就如同是一部历史教科书,成为我国一些重大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生平的实物记录和真实写证。如在福建省同安县去泉州古城的大路旁矗立着一座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建的石牌坊俗称“施琅坊”。坊上有施琅之子世骠写的碑文。坊额正面镌有“绩光铜柱”四字,系授引东汉伏波将军马援统兵平定交趾后朝廷以铜柱纪功之典颂扬施琅的“武功”;坊额背面镌刻“思永岘碑”四字,系颂以西晋羊祜善施仁政,公余常登岘山游览之典,来颂扬施琅的“文治”。这座“施琅坊”不仅真实地记载下了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清政府派施琅统兵收复台湾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也记载了施琅本人的历史贡献,是关于台湾与大陆关系史以及施琅生平史上不可磨灭的重要一环,是研究台湾历史和施琅生平的重要实证。

牌坊
在我国古代所建的石牌坊中,有不少建于宗教寺院群中,这表明宗教与之密切联系。在我国佛教圣地五台山,现存在五台山南山寺石牌坊,建于南山寺前一百零八级石阶上面,西阔12.8米,进深1.6米,高9米,为三间四柱三楼石牌楼;根为方形石柱,柱间券三个门洞,仿木斗拱、庑殿顶式楼盖,牌楼檐下、方柱上的石刻题匾、题词、对联多具宗教色彩。龙泉寺前汉白玉石牌坊为庑殿顶,斗拱层叠,翘角飞檐我看细细观察整个石牌坊刻有近百个佛像和历史人物。河北承德避暑山庄外八庙普陀宗乘庙的琉璃牌坊为三间四柱七楼,牌坊的阳面、阴面分别刻有蒙、满、藏、汉四种文字的题额“普门应现、莲界庄严”,浮雕龙、莲花等图案,是佛教大乘派的象征。更体现出石牌坊丰富深刻的文化象征意义。

牌坊

相关资讯

我要留言